INDUSTRY NEWS
业内资讯

人到中年,我们该怎么“混”?

声明:本文由作者米粒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人生的苦都来源于无常,年纪越长越会经历更多无常,职场也是一样,在一个单位时间越长,就会遇到越多无常带来的痛苦,当人到中年进入职场下半场,该如何应对那些不顺遂?

2017元旦过后就一直处于分分钟想辞职的节奏,在春节前后达到了顶峰,为逃离目前工作痛苦而制定的不同方案每天都在我的脑海中上演各种或好或坏的结果。我不想在这里吐槽散布负能量,只是结合上次提到的中年人的职业困惑和烦恼谈谈我自己这两个月的心得。

去年我曾经在会计视野论坛的个人博客里写过一篇同名的日志,不过那篇日志是写为了保持健康如何“混”,其中写到一个老油条说的话:“那些PPT,不论花一天时间改,还是花半小时改,结果交上去老板都依然不满意,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花一天时间改?每次只需要花很少时间做很少的改动,让老板知道你确实改了就行。”二十几岁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对这种态度想必超级鄙视,不过当你到了中年,被工作和家庭负担压得精力不济,甚至浑身是病,多坐一小时都会颈椎、腰椎疼痛时,你就明白“混”的重要性了,虽然你本意不想如此。

人生的苦都来源于无常,年纪越长越会经历更多无常,职场也是一样,在一个单位时间越长,就会遇到越多无常带来的痛苦,所谓无常就是变化——领导变了,新领导跟你气场不和,升职加薪无望,甚至极力排挤你,想让你自己辞职;团队里其他成员走了,他们的工作全移交压在了你身上,让你不堪重负;办公室政治争斗局面变了,让你觉得自己就要被清洗出局;公司组织架构或业务方向变了,你的岗位职责发生了变化,新的职责偏离了自己的职业规划,或者技术上退步、学不到东西…… 这些变化带来恐惧、担忧、焦虑、愤怒等一系列负能量情绪,于是让你一次次产生跳槽的念头。

外生能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的确,跳槽确实是获得职业进阶和实现职业规划目标的方法,无论是薪水增加还是职务提升、职责难度的加大、专业见解的拓展,这些职业进步都可以通过跳槽来实现。但是别忘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在市场上对比竞聘者有优势。年纪越长,这个优势就越少,这是因为,当有一二十年经验后,你做过的职责甚至行业都很丰富,不可能每一项都是招聘岗位需要的,招聘岗位很可能只与你过往经验中的某一段相匹配,比如说其中的5年,而比你年轻很多的竞争者也大多都有5年这岗位的相关经验,你和他们的胜任度相差无几,但你的精力、对工作的热情、对新事物的适应速度都不如他们,工资却很可能比他们高,作为招聘方愿意录用谁可想而知。所以,即使你不是不满意现在的工作,而是因为还有上进心,想继续进步,跳槽都已不是最好的实现方法,最可能的结果是,一连几年总在找工作却一直找不到满意的,不得不在现单位熬下去。

资深人士如果想跳槽,依靠人脉资源应该是比靠猎头更靠谱的方法,特别是大公司,很多职位都是在对外公开招聘之前,优先考虑内部员工推荐的候选人。不过即使如此,也依然要看缘分,不是你想找工作时,朋友和过去同事就正好有职务和工资都适合你的空缺职位推荐给你。

所以,米粒奉劝已过了第三个本命年的中年人们:别一不满意现在的工作就想着跳槽,因为跳槽真的是年轻人的事儿。过了35岁,相比跳槽这种职场“外生能力”,我们更需要锤炼的是把现单位牢底坐穿的“内生能力”。当然,如果你供职的是随时可能关门的不稳定的私人小公司,那另当别论。

内生能力:把牢底坐穿

职场“内生能力”体现在很多层面,前面那个老油条说的“混”法就是广大平庸人的一种内生能力。其实“混”是一种俗的说法,说得文雅专业一点,应该叫做“生存智慧”。那个老油条用的混法只是适用于现在的岗位职责,并且在上下级关系不变的情况下应付上级的方法,除此之外内生能力还体现在:运用公司内部人脉关系调转部门或科组、与上级商谈改变职责或TA对自己工作成果的预期(这在米粒以前的文章中称为“管理上级”)、找到让人不好反驳的理由把自己不爱做的活儿推出去…… 

不过在此声明,30岁以下的年轻人们,这些内生能力的很多种都属于钻营,不利于你个人能力的增长,要慎学慎用。之所以中年人需要学习这种内生能力,其实是对多数平凡人说的(确切说是天资有限的平庸者),若到了中年还象年轻时那样继续拼命工作损害健康和与家人的关系实在是得不偿失,说到底我们工作还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不是吗?

对于做到中层以上职位的人(部门负责人以上或至少部门二把手副职)来说,需要具备的内生能力就更加复杂了。

首先是“玩政治”。中层管理者都需要或多或少地参与政治斗争,见风使舵地站队还算简单的(某些时候可能不想站队都身不由己),真正见水平的是在万一站错队领头羊失势后自己能不受牵连独善其身,君不见大公司里多少中层因为站错队或所属利益团体倒台后被新管理层劝退、架空或流放到下属单位任职的例子?

其次,对于非业务部门的那些后台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内生能力还体现在会“作”,也就是创造性地想出一些自己部门常规工作之外的事项,并且做出某些成果向高管团队及其他平级部门彰显自己部门的“价值”(哪怕这些事在其他部门眼里没什么价值)。别小瞧这种作的本事,因为通常中层经理人再往上升不是取决于业务能力,你总得有在各部门负责人中脱颖而出的本事,光做你部门常规的事,做得再好也不过是加薪幅度高点,却永远不可能脱颖而出被提拔到高管层。

看吧,不论是能力有限的部门内小兵,还是中高管经理人,掌握内生能力都比跳槽这种外生能力难多了,在外面找到工作跳槽真不算什么本事!很多时候容易找到工作跳槽,不过是因为你年轻或者工资低。

锻炼内生能力意味着打造一颗强大的内心,也就是在洞悉现单位生存之道的前提下,调整自己的心态去减轻那些变化带来的痛苦。面对谩骂侮辱也好,冷嘲热讽也罢,都从心理上漠视它,只要做到把一切自尊和骄傲放下,日子总能过下去。

可是如果你实在熬不下去肿么破?毕竟,我们都有自己的人生准则和做人的底限,如果现在单位那些糟心的人事不断挑战自己的底限,让自己每天都在心里呐喊千百遍“臣妾做不到啊”,那么除了跳槽和在忍耐中痛苦,还有什么出路?如果你评估自己有能力不依靠打工赚钱,那么裸辞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因为你具备“自生能力”。

自生能力:做自己的CEO

自生能力,是指不用与某家单位签订劳动合同,而是把自己多年积累的专业或行业领的实战经验、技术及业务见解变成市场化的产品和服务。创业和从事自由职业都是自生能力的体现。作为职场奋斗多年的中年人,应该不少人有这个能力,特别是那些已经做到中高管的人。

就拿我们财会这行来说,如果有多年会计师事务所经验,积累了足够的客户关系,就可以创立自己的咨询公司做会计税务方面的专业服务,再比如企业财务经理人做独立财务实战培训讲师,做ERP财务模块流程设计的顾问也可以脱离单位自己做独立顾问按项目接单。如果自己还有其他成绩超越平均人水平的特长技能,比如写作、翻译、艺术摄影等等,都可以将这些技能在市场上寻找需求点。

哪怕没有特长技能,现在互联网+付费经济的到来也创造了很多个人商业的机遇,比如自媒体、微商,以及一切基于互联网平台就能成交的服务性交易。

自生能力要求摆脱被某单位雇佣的传统职业模式,把眼光从向内看变为向外看,关注研究外部市场,发展人脉和自身影响力去挖掘商机,获取商业性收入而不是工资性收入,也就是尽量让你的经验、知识和技能直接被外部市场需求,而不是被某个公司需求

仍以我们财会这行举例,给小微企业代理记账报税就属于直接被外部市场需求,不需要被某个公司雇佣,你的专业知识就是可以直接变现的产品,但是例如预算、分析、资金管理这种经验和能力就比较复杂,这些事必须得依靠被一个公司雇佣才能继续做,所以这时的眼光就还是向内看的,但如果你去做培训讲师讲预算管理之类的公开课,这方面的经验和知识就被外部市场需求了。(P.S.:关于自生能力的渠道,本期推荐了一篇之前米粒读过的文章《外企中年人该何去何从》,或许读完会有启迪)

不过,切莫抱着为实现财务自由的期望去创业或做自由职业,恰恰相反,财务自由了才更适合去把自己放到市场上去“作”。创业或自由职业都需要前期投资,投资期的收入会不如普通的全职白领岗位,而且还不稳定。走这条路对个人能力要求很高,而且这种能力通常不能在那些管理体系完善的大公司训练出来,因为你需要自己独立挖掘捕捉市场需求,自己开发产品、做市场推广、找客户接单,没有在大公司工作时的后台支撑职能帮你去做这些。

而且人脉和机遇很重要,是否获利有很大不确定性,如果在投资期自己的产品一直没有触发批量市场需求,或者人脉与获客能力不足,会很长时间都见不到效益。因此很多人折腾了一两年,或亏本或只赚个小钱,最后又找工作继续上班去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选择这条路通常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实现某种强烈的理想或者开启另一种职业体验的方式。如果你人到中年,还没有脱离为养家糊口而工作的境界,这条路还是慎行。

外生、内生、自生,看上去这三种能力一种比一种难,然而这是职场进入下半场后必须面对和选择的。人到中年,当跳槽越来越难时,你想好怎么“混”了吗?



必威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